您的位置  广州文化  影视

乔天明(乔天明为什么还没有判)

乔天明为什么还没有判

早在今年3月,绵竹市相关人士曾向《中国经营报》记者透露,乔天明或将退出剑南春。如今,随着乔天明案件的“择期宣判”,让剑南春的“后乔天明时代”充满变数。

“关键是法院如何认定私分国有资产。”有白酒行业人士分析说,如果判决乔天明私分国有资产成立,那么就需要乔天明归还2.6亿元现金或者是折算为股权。

据记者了解,目前绵竹市派出一个以政协副主席带队的工作组,驻扎在剑南春集团,主要是维稳需要。公司的经营仍由公司高管杨冬云、蔡发富等负责,乔天明儿子乔愚仍然在负责销售。就此,记者多方联系上述高管,但最终被拒之于门外。

按照绵竹市的思路,当前的主要工作就是实现剑南春“剑指百亿”,并推动其上市,进入资本市场。记者注意到,四川剑南春股份有限公司早在1996年就成立了。启信宝查询系统显示,该公司目前股东为7个,其中剑南春集团持有79.38%的股权,职工个人股17.31%,此外为剑南春技协服务公司、德阳聚宝盆商贸有限公司、同盛投资等股东持有。该公司近几年一直在分红,今年7月对2017年度利润进行了分配,按每10股派发现金红利5.25元(含税)。

fL。

“至于是整体上市,还是股份公司上市,目前尚不得而知。”上述行业人士认为,绵竹市当然期望未来能够推动上市,最好的方式就是能够有话语权,比如国资平台参股进来,因此剑南春在乔天明一案完结之后,或将推动新一轮股权改革。

这一切,都有待于乔天明案的正式宣判,或将让剑南春的未来明朗起来。

`准备工作还没有做好

剑南春?为什么不上市

剑南春董事长乔天明因涉嫌行贿,且剑南春内部资产管理不稳定等原因造成了剑南春不上市的局面。

在川酒“六朵金花”中,仅郎酒与剑南春还未上市,但郎酒已提出“2020年上市计划”,剑南春的上市之路却遥遥无期。

到股市闯荡,似乎成了剑南春高层的一个梦想,然而剑南春的第一次借壳就遭遇“戏耍”。

早在2002年9月19日,金路集团发布公告称,公司第一大股东珠峰摩托公司拟将其持有的金路集团法人股转让给剑南春集团。在此之前,剑南春集团已通过受让四川佛兰印务有限公司和四川德阳天然气有限责任公司所持有的1915万股和524万股金路集团股权,成为金路集团的第三大股东。如果剑南春集团成功受让珠峰摩托公司所持有的金路集团股权,剑南春将拥有金路集团20%以上的股权,稳居第一大股东的位置,上市也会得以实现。

但事与愿违,这宗交易却因后来珠峰集团的一笔历史欠款而不了了之,珠峰债权人、汉龙掌门人刘汉在2002年的最后一天坐上金路集团第一大股东宝座,剑南春的上市梦破灭。

fL。

2013年3月20日,重庆康华会计师事务所、重庆华康资产评估公司出具了详细的审计评估报告。该报告指出,归属于剑南春股东的账面净资产为74.77亿元。此外,剑南春集团净资产评估值在183.9亿元至201.31亿元之间,其中包含四川省绵竹市政府享有的无形资产价值为62.3亿元。2008年10月,乔天明曾对媒体称,剑南春还是希望能够谋求上市来实现扩张,但当时存在一些阻力,例如在部分无形资产方面,仍属于当地政府,制约了企业上市的进度。

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表示,如果剑南春的实际控制人或高管涉嫌犯罪,会影响IPO申报。国有企业在进行市场化改革时,往往受到地方政府很大影响,要么是产权不明晰、要么是权钱交易,这是中国国有企业的历史遗留问题,也是阻碍其正常发展的最大瓶颈。剑南春想上市融资获得更多机会,属于正常需要,但要把自己的问题先整理清楚,不要仓促上市把问题带到资本市场,那只会将问题复杂化。

fL。

扩展资料:

剑南春改制遗留问题

国有企业在进行市场化改革时,往往受到地方政府很大影响,要么是产权不明晰,要么是权钱交易,这是剑南春的历史遗留问题,也是阻碍其正常发展的最大瓶颈。

fL。

2004年正值酒业的“黄金十年”的开端,时任董事长的乔天明主导了原为纯国资的剑南春改制,国有资本全部退出剑南春,以乔天明为首的管理层成立四川同盛投资公司,出资控股剑南春集团69.59%股份,乔天明间接持有剑南春26%股权。

fL。

然而改制不仅不顺利,还给剑南春带来了一系列的后续问题。2012年后,陆续有员工对剑南春改制的股权问题提起诉讼。

据《每日财报》了解,2015年1月,有员工在社交平台发布《告剑南春全体员工书》称,2003年公司想方设法强取豪夺员工股东身份权、参与重大决策权、知情权、股份收益权、退出权以及对资产清算权等。

2015年开始,乔天明被相关部门调查。2018年9月12日,“失联”长达三年的剑南春董事长乔天明在四川乐山市受审。乔天明被检察机关起诉的罪名包括行贿罪、私分国有资产罪。

从2018年9月12日剑南春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乔天明受审至今,还尚未有宣判结果。随后,剑南春的股权问题一直被搁置。根据企查查显示,目前剑南春的实际控制人仍然是乔天明。

2019年10月21日,几十位剑南春离退休职工再次维权。目的也是希望政府能出面解决“股权问题”,显然,这个遗留痛点仍在影响企业发展。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